專欄文章

News and views about living with HIV/AIDS,
overcoming discrimination, managing treatment difficulties and more.

愛滋不是罪 拋開歧視與成見才能終結愛滋─莊苹主任

「去汙名是愛滋防治關鍵。當大家都敢踏進篩檢室,愛滋才會真正消失。」

─台灣愛滋病護理學會理事長、昆明防治中心護理主任 莊苹 2018.09.03

 

 

2020僅剩2年,意味著離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(UNAIDS)所訂下達到90-90-90目標不遠。截至2017年底,台灣已達到:79-87-90。換句話說,全台有79%的愛滋病毒(HIV)感染者知道自己已感染;知情的感染者中有87%已開始接受HAART (高效能抗反錄病毒製劑)治療;接受治療的感染者中己有90%成功的抑制體內的病毒。顯示,我國的愛滋治療率及病毒抑制率已提高到接近標準,然仍有不少感染者不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。

 

因為歧視,台灣的愛滋防治推行碰壁

訪談過程中,莊主任語重心長地表示:「目前愛滋防治遇上最大的問題是歧視。歧視讓民眾不願意接觸愛滋相關議題也不敢篩檢,當篩檢時發現自己是感染者,更不敢進醫院治療。」可見歧視與社會風氣息息相關,莊主任進一步分享與她切身相關的例子:「倘若有天護理人員感染愛滋,所面臨的歧視問題會比一般民眾嚴重許多。在我們的產業裡,到處都是認識的人,誰敢去哪裡看病呢?」追根究柢,社會輿論壓力下,就連身為第一線的護理人員也不見得能勇於面對愛滋。

愛滋並不遙遠 說不定你每天都會遇到感染者

為消彌歧視,莊主任與她的團隊成員不斷地找尋新的方式。卻也四處碰壁、發現許多方法的盡頭都是死路,並沒有一個普世的解藥可以同時讓所有人都能接納感染者。對此,莊主任不經感嘆:「是否要等到身邊的人都是感染者時,歧視才會真正消失?」

 

致力於愛滋防治多年的莊主任,當面對旁人的疑問「為何不讓感染者直接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呢?」莊主任總是苦著笑說道:「面對社會的不友善,講得粗俗點,出來一個死一個,出來一對死一雙,還會有人願意站出來嗎?」

 

也因為社會輿論壓力,大部分的感染者僅能自我承受。事實上,愛滋感染者是無法從外觀分辨出來的,或許巷口診所的醫師、牛肉麵攤的老闆都是愛滋感染者,由於愛滋傳染主要是透過不安全性行為、共用針頭、輸血、母子垂直傳染,日常生活的相處並不會感染!不需要以害怕且以歧視的態度面對感染者。

回歸「90-90-90」目標,莊主任認為要提升第一個90、讓民眾願意出來篩檢,最重要的還是把愛滋篩檢視為一般健康檢查,用客觀態度把愛滋病視為一種疾病,生病了及早發現、及早治療,便能穩定控制病情,在公衛的角度上也能有效控制疫情。愛滋不是罪,拋開歧視與成見才能終結愛滋。

 

昆明防治中心〈當我們同在一起同志健康中心〉匿篩預約電話:02-2370-3738

預約專線服務時間為週一至週五09:00~12:0013:00~17:00

 

 

延伸閱讀:

昆明防治中心個管師小白的故事─殺死的不是病毒

感染者與家人的互動─反歧視–終止因無知帶來的歧視

 

我與伴侶與愛滋─他是我的伴侶,他是位愛滋感染者—三年後記

 

風險評估 Know your risk for HIV